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丝袜女建筑工地被三人轮奸
丝袜女建筑工地被三人轮奸

丝袜女建筑工地被三人轮奸



  深夜,刚陪闺蜜过完生日,我们在KTV里HAPPY了很久,不知不觉已到深夜二点钟。我也渐渐感到了困乏,于是和闺蜜道了别,回家睡觉。

  带着浅浅的醉意我离开这家KTV,在门口等了十几分钟的士却一无所获,相反,男孩向我吹来的口哨声却听到好几次呢,我想无非是他们被我的性感和妩媚所吸引,作为美女,自豪感油然而生。今天闺蜜要求穿的性感点,大家一起放开玩玩。所以特意做了一个大波浪的发型,搭配一件当下时髦的超短紧身包臀裙,裙子裁剪的很贴身,将我性感的身躯紧紧包裹住,尤其是像我这种身材,蜂腰美臀细腿,裙子上半身是略带透明的V形领,无需穿戴胸罩,性感白嫩的酥胸呼之欲出,似露似不露的很性感神秘。可是这种裙子中看不中用,因为裙子将身体紧紧包住导致不能走的太快,另外走起来会使臀部一扭一扭的,稍不注意就会走光。我天生双腿和脚比较敏感,所以丝袜是我的最爱,它柔柔的贴在我的身上给我一种被呵护的感觉,安全感油然而生,丝袜应该是一个女人的真正象征。而且我喜欢直接将柔软的丝袜与阴部接触,丝袜外面再搭配一件透明的黑色蕾丝T裤。

  今天穿的是浅肤色的闪光丝袜,在阴暗的灯光下就能发出白色晶莹的珠光,显得很是奢华。脚上穿的是现在流行的欧美范裸色红底高跟鞋,鞋跟足有14厘米,我很喜欢这个高度,太高了也不行,这样可以使我的双腿拉伸的更加修长,小腿变的更加柔美,虽然走起路来有点费劲,但我很喜欢这种淑女范哦。

  夜,更加沉了。寂静的有点让人害怕。今天的KTV似乎有点偏僻,等了这么久没有一辆的士从这经过。算了,既然家离这不远就走回去吧,我暗下决心,只是这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是比较危险的,因为旁边甚少人家,路灯也朦胧阴暗,偶尔会听见旁边建筑工地上传来断断续续打桩的声音。我猫步撅腚的在这黑夜里踽踽独行着,不时有阵凉风袭来,吹在我被丝袜包裹的双腿上,这种感觉好享受啊,这应该是做女人的乐趣吧,我暗自陶醉着。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的音乐铃声,原来是三个醉汉开着手机扬声器,一深一浅的向我这边走来,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,浑身粗壮黝黑,一看就知道是靠力气吃饭的,紧接着是一个黄头发纹身青年,穿着似乎很久没洗过的破洞牛仔裤,最后的一个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,似乎有点弱智;看他们身上脏兮兮的,应该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吧。现在美女被民工调休的事情时有发生,我赶紧提高警惕,一手遮住自己胸口,一手往下拉着裙边,防止走光。可是超短裙和高跟鞋决定我不能走的太快,鞋跟轻踏在小路上发出的啪啪声音,似乎证实着我内心的紧张,毕竟谁在这种场合都会害怕,何况我今天穿的还很性感。那三个农民工似乎也注意到了我,因为他们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身体,我想他们此时应该在尽情享受这一刻吧,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深夜里会碰到我这样性感的大美女。就在相互擦肩的那一刻,那个有纹身的民工朝我吹了个口哨说:“美女,穿的这么骚,这是要去哪啊?要不要我送你啊,小心路上遇到坏人哦”。我看都没看他一眼,因为我最讨厌这种轻浮的男人了,但是现在的情境不同,我还是客气的说“谢谢,不用了,我一会就走到家了”。于是赶紧加快几步,想尽早逃离他们,耳畔仍能听到后面传来的对话“淫三啊,你得了吧,癞蛤蟆还要吃天鹅肉哩,人家姑娘怎能看上你这种穷光蛋,哈哈”接着是一阵嘲笑的声音。可是事与愿违,那个刚才取笑年轻人的农民工大叔,他凑上前来盯着我的美腿说:“姑娘,你这丝袜是什么牌子的啊,穿在你腿上真好看,像仙女下凡嘞,多少钱啊,贵不贵?我以后给我媳妇也买双”。我真是好气又好笑,赶紧把裙子又往下拽了拽说“是wolford,五百多一双呢”。我继续往前走自己的路,估计他也买不起,果然他还盯着我的美腿说“俺了个娘哎,这么贵,谁能买得起啊,都够俺半拉月赚的钱了”。只见他还不死心,快步追上我,绕到我的前面“姑娘,你穿这么高级的丝袜一定很舒服吧,能不能给叔摸摸,试试这弹性,俺将来也给媳妇买一条”。我赶紧说“大叔,不好吧,男女授受不亲,这样不可以哦”。说完我继续往前走,示意他让开,只见他张开双手,做个拦路状说“姑娘,就摸一把,让俺试试手感”。我害怕不给他摸真的不会让我走,或许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,哎,算了,就当我可怜他吧,反正摸一下也不能把我怎么着“好吧,就摸一下啊,快点,我还要回家”。说是这么说,我还是向后退了一步,双腿夹紧,将一双性感修长的丝袜美腿暴露在他的面前,似乎在准备迎接检验一样。他果然没有推辞,跪在地上,伸出一双脏兮兮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脚踝,自言自语着“啊,真是高级货啊,高级货……”,我赶紧俯下身子去推开他的双手,可无奈我这样瘦弱的身躯,又怎能抵挡他那青筋暴起一双蛮力的大手呢,“好了啊,已经摸好了啊,快放手吧,大叔,我还要回家哦”,可是他现在已不是抚摸了,用他硕大的手掌在我性感的丝袜美腿上揉搓着,我本来就敏感的双腿这样一来都快支撑不住了,不住的颤抖,我使劲的去推开他的双手“不可以这样啊,丝袜会坏的,快放手啊,这样子是耍流氓了啦”;不料刚才被大叔嘲笑的那个淫三也从后面赶上来,将手放到我撅起的臀部上,在我的丝袜美臀上揉搓着“美女啊,咋裙子穿的太短,屁股都露出来啦,可不是我想看的哦,是你自己露的,难不成是勾引我的吧”,慌乱中我又赶紧将手抽回到后面企图推开他,“快放手啊,臭流氓 ,再不放手我要报警了”。可这样一来前面的双腿又暴露在大叔的双手之下,总之,前后都顾不过来。大叔可能经过之前的抚摸撩起了他心头的欲火,他已不再仅仅满足双手在我美腿上抚摸了,跪在地上,伸出舌头在我的脚背上添了起来,嘴里嚷着“啊,真是美脚啊,这丝袜真他妈的滑,不愧是高级货啊,小脚也真他妈的香,真想一口吃了……”,大叔在我的丝袜美脚上疯狂的添着、吮吸着,我的脚被他添的酥麻,丝袜脚上也满是他的口水,我意识到遇到流氓了,赶紧大声叫喊着“来人啊,救命啊,有流氓啊,快来人啊”。可是这么深的夜,加之这条道路本来就很偏僻,有谁会来?大叔一边舔着一边说“姑娘,你叫有个鸟用啊,别把附近工地上的人都喊来,你就等着轮操吧,他们可不像俺会伶香惜玉哦”。后面的淫三一边揉搓着我的丝袜美臀,一边拉着我穿在丝袜外的蕾丝丁字裤,像发现战利品一样说“叔啊,人家都是把内裤穿在丝袜里面,咋她怎么给穿在外面了,而且这裤衩子怎么还是根带子啊?”说着又将充满弹性的丁字裤使劲往后拉,磨的我阴部痒痒的,我赶紧伸手阻止“快放手啊,你个臭流氓”。前面的大叔回应淫三道“你这小娃子懂个屁,现在城里人都喜欢穿这种丁字裤,要说为什么喜欢穿啊,听说穿这个方便男人操呗,哈哈哈……”。一席话说的我耳红面赤,甚是羞愧;我向后伸出的双手不但没有阻止得了淫三疯狂的举动,反而被她用我的丁字裤反绑在一起,只要我一使劲想挣脱,丁字裤就会借助其弹性,将我隔着超薄透明丝袜的小穴勒得更紧。此刻的我就像被他们围捕的猎物,任由他们猥亵着。淫三一个巴掌接一个的在我后面丝袜美臀上抽打起来“妈的,老实点,像你这样的大美女都被老板操了,今天就不能让俺尝尝鲜吗?说不准,俺操起来比他们更舒服哩”。我被吓的花容失色,乞求着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,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”。前面的大叔朝那个有点弱智的小伙子喊道“傻二,你还愣着干什么,看她包里都有什么”。那个傻二愣愣的说句“哦”,就把我肩上的包取下打开“叔啊,这里有两千,还有一部手机和一包未拆封的丝袜”,大叔一听乐坏了“哈哈,妈的,今天赚到了”,我乞求着说“钱你们都拿去,放开我好了”,大叔双手把我的美腿紧紧搂住,舌头不断从脚背向我的小腿游移,淫笑着说“钱我们会要的,放你走也可以,前提是你得把俺们大伙儿伺候好”。我愤怒的向他淬了一口“不可能,想都不要想,我不会顺从你们的,趁早放开我,否则报警你们一个都跑不掉”。大叔一听说我要报警,恼羞成怒的抱住我丝袜美腿疯狂添起来,口水流的满丝袜上都是,企图向我的大腿根部进攻;虽然我的双手被反绑在一起,无法阻止他进一步的威胁,但我还是夹紧双腿,不让他接触自己的敏感部位。后面的淫三看了笑着说“叔啊,瞧 你猴急那样,对付烈女我有办法”。接着向我的屁股狠狠的抽起来,我忍受不了后面传来的疼痛,为了躲避,不得不将身体向前倾,可是这样一来我敏感的阴部就完全贴在了大叔脸上,大叔疯狂的吸吮着,就像狗熊喝到蜂蜜一样,兴奋的说“啊,这烈女流了不少水啊,丝袜都湿透了啊,啊,真甜,真好喝,哈哈”。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,同时敏感的阴部不断承受着大叔的舔弄,后面淫三的巴掌也抽的响亮,尤其是在这寂静的深夜,我只得断断续续的乞求着“啊啊啊……,不要再吸了啊,啊啊啊啊……,要,要,要不行了啊,啊啊啊……,求你了,啊……”,谁会想到深夜我这样一个大美女此刻正被这帮民工猥亵着,画面是如此的香艳。我无力的呻吟着,意识逐渐模糊着,双腿也正在发软,前面的大叔还在用他宽厚的舌头疯狂的舔着我的小穴,裆部丝袜上面已经分辨不出是我流出的爱液还是大叔的口水,只见大叔好像又有什么重大发现一样,招呼后面的淫三说“哈哈,这姑娘还真是骚货,原来是个白虎啊,小穴旁边连个毛都没有,真是高级的妓女啊,今天大伙儿真是赚了,待会狠狠的操吧,哈哈……”。我被他说的羞愧的低下了头,因为我平时爱干净,所以学起了欧美的女人索性把阴毛都除干净,没想到今天还是被他们发现而取笑。自从大叔发现了这个秘密,舔起小穴来就更加的疯狂,粗舌隔着丝袜死命的往我的小穴里顶,我本来就被他舔的忘乎所以,这一下小穴就更加泛滥了,突然大叔用他坚硬的胡须在我的小穴旁来回摩擦,只是这样没几下,我就高潮了,意识也跟着模糊,嘴里也不住的呻吟“啊啊啊……,不要……,啊啊……,去了啊……”,紧靠性感高跟鞋支撑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了,瘫软的我跪在了地上,只是双手还紧紧的被自己的丁字裤反绑在后面,这个姿势使我看起来更加羞耻、淫荡。后面的淫三向大叔竖着大拇指“叔啊,还是你行啊,才三两下就把这大美女搞高潮了”。大叔摆摆手“切,这算什么啊,只能说明这姑娘本来就骚,哼,妈的,刚才还装烈女”。大叔说完就解开裤腰带,脱下已经很长时间没洗的内裤,赫大乌黑的阳具挺立在我的面前,我赶紧转过头,不敢直视他的阳具,求饶道“你们要对我做什么,不要这样子,快放开我,我把钱都给你们,求求你了”。大叔上去就是一个耳光,打的我满眼金星“妈的,别给脸不要脸,快给大爷的命根子含住,要不有你好受的”。我拼命的摇头,不断躲避他腥臭的阳具,大叔也急了,朝旁边的傻二喊道“傻二,你还愣着干嘛,你早就不想要找媳妇了么,今天叔给你找了个大美女,随便玩,快过来”,傻二愣愣的说句“哦”,然后隔着我透明的网纱摸着我的酥胸,一边摸着一边说“啊,大姐姐的奶子真的好软哦”,由于我不喜欢穿胸罩,加之这款连衣裙的上边又是薄纱透明的,所以性感的酥胸被他摸的好敏感“,傻二在我的双乳上不断揉搓着,却将双手停留在我的乳头上”大姐姐,为什么你的乳头是硬的呢“,我被他这个问题问的好害臊,挺着阳具的大叔说”二啊,要说你傻你还真傻,你的大姐姐发骚了呗,哈哈……“。说完大叔又用他的阳具往我性感的小嘴上摩擦,我只能紧闭嘴唇,四处躲闪。大叔愤怒的从身后掏出一把寒光冷冷的匕首交给傻二”傻二,你大姐姐要是再不听话,就先把她乳头割下来玩玩“。傻二说声”哦“就把我胸前面的薄纱割出两个窟窿,这样我性感的双乳就冲破薄纱的阻隔,挺立着暴露在了外面。月光照在明亮的匕首和我雪白的双乳上,我被吓的瑟瑟发抖,只得哭着说”大叔,我听你的,求求你不要伤害我,你说什么我都愿意“,大叔乐呵的让傻二住手,然后一脸蔑视的对我说”那还不快点,老子等不急了都“,我只得轻启朱唇,含住他滚烫的阳具,用性感的嘴唇来回套弄,我屈辱的泪水顺着面颊一直滴到他的龟头上,大叔又用手将我一头秀美的大波浪披肩长发,斜着全搭在我柔滑的右肩上,然后笑嘻嘻的说”哈,好有女人味啊,比明星还好看哩“,又恶狠狠的朝我喊道”妈的,不许哭,给老子憋回去,小嘴再给俺含深点“,我不得不按照他的吩咐,继续将他腥臭的龟头往喉咙深处含,可是阵阵腥臭袭来让我作呕,几乎让人窒息,我不得不又松开他的阳具,稍作喘息,龟头上的前列液仍然在我性感的嘴唇上拉出一条线,甚是淫靡。大叔意犹未尽,托着我的脸说”姑娘的口活真不赖,怪不得嘴唇上涂了这么亮的口红,原来是要吃你叔我的大鸡吧,哈哈哈……,让俺再给你性感的小嘴湿润湿润“说完就拿着他渗出前列液的鬼头往我性感的嘴唇上蹭,摩擦了几圈,使我本来涂着润唇膏的嘴唇变得更加闪亮迷人,仿佛一张小嘴专为男人吹喇叭而生。后面的淫三看了说”叔,既然这妞现在变得听话了,咱把他的手解开吧“,”也好,让这大美妞扶着我的大鸡吧做口活,哈哈,我喜欢看她听话的样子“。双手被解开让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可事情远没有结束,后面的淫二不断抽打着我的丝袜美臀,嘴里嚷着”咋的了,把你手解开了要听话知道不,知道该干什么吗?“,说着又是一阵抽打,我忍受不了后臀传来的痛楚,只得求饶”是,别打了,知道了,啊啊啊……“。还没等到我反抗,前面的大叔已经把我的左手拿去按在了他的龟头上,大声向我喊道”握紧了,赶紧吃,哈哈……“,我极不情愿的再次将他的阳具含住,大叔不断的指点我”对,小手要有节奏,用舌头舔,再深一点,好的,技术真不错,平时没少给人做吧,哈哈……“,其实我真没有给男人口交过,这是我的第一次,此刻握住他滚烫的阳具,任由它深进浅出,或左或右的干着我的樱桃小嘴,大叔一边摸着我颤抖的双乳,一边享受着极品美女为他口交的乐趣。而我只能发出”呜呜……“的悲鸣。湿润的口腔中,大叔的阴茎正在不断的长大,越来越坚挺,将我性感的小嘴塞的严严实实,大叔也喘着粗气不断抽动着,同时叫喊着”啊,啊,太他妈的爽了,操死你的小嘴,啊啊,要射了啊“,我感觉到不对劲,拼命摇头,赶紧用手推开他不让射在我的嘴里,可是我的头部被他死死抱住,应是将我的嘴按到他的阴茎根部,将整根龟头都没入口中,突然龟头一阵抖动,一股浓浆喷薄而出,直射到我喉咙深处,精液源源不断的注入我的小嘴,足有一分多钟才停止射精,大叔才意犹未尽的将龟头拿出,由于嘴里被灌了满满精液,我顾不了那么多,赶紧将嘴里的精液吐出,谁知精液依靠其粘性流淌到我性感的双乳上,又从胸部滴到我跪着的丝袜腿上,形成一幅淫靡的画面。此刻我被大叔干的娇喘微微,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屈辱的抽泣着。后面淫三看得欲火中烧,将我闪着晶莹珠光的丝袜腿上的精液,涂抹均匀,然后又将剩余的精液涂抹到我性感的红唇上,淫笑着说”大美女,这可比你的润唇膏好用哦,哈哈“。而我只能委屈的抽泣着,忍受他们的凌辱。突然淫三又从后面搂住我的纤腰说”大美女,休息够了吧,接下来我要教你新招了“。我赶紧反抗”你,你又要对我做什么?“,谁知他使出蛮力,硬是将我头朝下的倒挂着抱了起来,同时将他长满斑点的鸡巴死命塞进我的小嘴,一手按住我的头部,使其龟头不至于因我反抗而拿出我的小嘴,另一只手则托住我的纤腰,将我隔着丝袜的小穴送到他的面前,只见他将整个头都埋进了我的裆部狂舔乱啃,而我只能向下乱挥舞着双手,一双超薄透明的丝袜美腿则在上面无力的摇摆着,嘴里只能发出”呜呜呜……“的反抗声,一旁的大叔都看呆了,羡慕的说”三啊,你小子真行啊,这招叫倒挂金钩啊,瞧这妞被你操的,不过我还是对她的美腿有兴趣“。于是从后面抓住我摇晃的丝袜美腿搭在他的肩上,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瞅着我的双腿,嘴里啧啧道”看这双美腿,这线条,真是女人中的极品啊,最要命的是还穿了这种高贵超薄的丝袜,哪个男的看到不想日一把,要是她能做俺媳妇,俺保证天天能把她日的死去活来的“。淫三一边按着我的头给他口交,一边舔着我的小穴说”叔啊,这个大美女果真是白虎啊,蜜汁又淌这么多,吸都吸不完,哈哈今天便宜我了“。”要我说啊,这妞浑身都是宝,现在你占了两个洞,后面的洞应该给我了吧“于是大叔又伸出他肮脏的舌头舔起了我的屁眼,幸好有丝袜的阻隔,他才没能把舌头伸进我的肛门乱绞,只是在我菊花的四周狂舔,但就是这样更加使我酥麻,更加欲罢不能。我就这样倒挂着被他们夹击着,一个从前面埋头狂舔我的小穴,一个从后面乱添我的肛门,而我性感的小嘴则又被强行按住口交,意识逐渐模糊,我也不晓得被他们搞了几次高潮,清醒的时候我已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,嘴角还流着温热的精液。面前坚挺的阳具似乎向我发出胜利的淫笑,而我不得不成为他们的胯下之物。一直默不作声只是玩弄我的乳房的傻二突然哭着说”叔,你不是要大姐姐给俺做媳妇么,你骗人,怎么只有你们在玩弄大姐姐啊,你怎么玩俺的媳妇啊“。傻二像个弱智一样哭着,大叔不耐烦的说”现在给你玩了,你的大姐姐现在属于你了,随便你怎么玩吧,别哭了好不好?“,傻二立刻不哭了,傻乎乎的说”好,俺要玩大姐姐的美腿“。说着就将我闪光的丝袜腿扛在肩上,我躺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,只得任由这个弱智玩弄,心里好不羞愧,只见傻二在我一双美腿上舔来舔去,当舔到脚面的时候突然将我性感的高跟鞋脱下,将我的一只丝袜美脚含在嘴里使劲的吮吸,我使出浑身力气想挣开他的嘴巴”不可以这样,快放开我的脚啊,啊,好痒,别吸了啊,啊啊啊……“,傻二不但没有放开我的双脚,反而坐在地上将我的双腿夹的铁紧,另一只手在我的丝袜美腿上不停的揉搓,任凭我怎么挣扎也没用。可是在我不停的反抗中,我的美脚还是无意的踢到了傻二坚硬的阳具,只听傻二发出”啊“的一声,旁边的大叔和淫三赶紧问道”怎么了,怎么啦,这妞怎么你啦?“,傻二半天说了句”啊,好爽,大姐姐的脚碰到我的鸡巴好爽啊“,大叔淫笑着说”感情你小子也学会玩了啊,哈哈,我让你这个大姐姐给你做丝袜足交好不好?“,傻二说”好啊,好啊,我喜欢大姐姐的美脚,啊,好软啊“,傻二将我的一双丝袜美脚托起夹在他的鸡巴上来回套弄,我本能的反抗道”啊,你这流氓,不可以这样啊,快放手啊……“,大叔摸着我的嘴说”是不是看到自己淫贱的双脚给人做足交会害羞啊,看,你美脚上的丝袜就要被精液玷污了哈哈……“,我被他说的羞愧万分,没想到我高贵的双脚就这样被一个傻子玷污了。大叔突然又亮出他那寒光闪闪的匕首,抵在我挺起的乳房上,威胁着我说”不想被伤害的话就乖乖的用你这双淫贱的脚,给俺傻二足交,如果五分钟不让他射出来,否则我会把你的乳房割下来“,我只得侧过脸,为了身体不被匕首伤害,只得屈辱的接受这个事实,于是轻轻伸出我的丝袜美脚,一只搭在傻二滚烫的龟头上来回摩擦,另一只美脚则在傻二赤裸的胸膛上来回划着圈,时快时慢,而傻二也享受着我美脚对他的挑逗,享受这丝般的柔滑,心中的欲火被撩拨得不断燃烧,而我脚底丝袜上也能明显感受到傻二龟头渗出的粘液,我用这双丝袜美脚极尽挑逗之能事,只希望他能早点射精让我摆脱这件苦差事,可是我的双脚异常敏感,在拨弄他的鸡巴过程中我也体验到莫名其妙的快感,虽然高贵的丝袜美脚被傻二所玷污,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。不知不觉双脚已经将他的龟头夹住,然后来回套弄,而我面颊也出现点点红晕,娇羞不已。傻二半躺着,双手向后撑在地上,任凭我一双灵巧的小脚套弄,嘴里直喊”啊,大姐姐的脚真骚,干你的脚就像干屄一样啊“,我害羞的侧过头说”傻二,不许乱说,你赶紧射啊“,傻二傻笑道”哈哈,原来大姐姐那么喜欢精液啊,哈哈……“,我才意识到刚才说错话,忙解释道”不是,不是这样子,只要你们不伤害我,我什么都听你的“,旁边的大叔附和着说”哈哈,这样才听话嘛,不过时间就剩两分钟了哦,傻二再不射出来我可要把你这一对大奶子割下来啦,加油吧,小骚货“,我被他这么一说着实吓了一跳,双脚不禁加了几分力道,一双丝袜美脚在傻二的龟头上尽情的揉、搓、磨、压,在我一系列挑逗之下,傻二的龟头终于渐渐胀大,温度也极具升高,我仿佛将一根热源夹在双脚之间,在我放肆的套弄之下,傻二身体越来越颤抖,嘴里说着”啊,啊,要射了啊“,说完龟头在我丝袜美脚之间一阵剧烈抖动,白色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,悉数射在我闪着莹莹珠光的丝袜脚上肆意的流淌,同时在脚尖与傻二的龟头间划出一条长长的精液弧线,皎洁的月光下显得甚是淫荡,无比的刺激。我看到一双性感的美脚就这样被玷污,屈辱的泪水还是流了出来”大叔,你们都做完了,快放我回去吧,钱都给你,我不会报警的“,淫三拿着我的手机朝我淫荡的说”大美女,你肯定不会报警的哦,看看这是啥哩?哈哈“,原来淫三用我的手机将刚才我给傻二足交的那一段都完整的拍下,视频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我一脸淫荡的表情,如果别人看到肯定不会以为我是被强迫的,而是一个淫荡的妓女。我赶紧去夺手机,不料大叔却拉住我的手说”姑娘,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,俺保证不会伤害你,手机也会还给你的,只要你听俺的话“,”那你们还要我怎样?“我害怕的问道。大叔一边拨弄着我丝袜脚上的精液一边将我刚才踢下的高跟鞋穿上,淫笑着说”呵呵,俺们还没有检查你是不是处女哩,还没有插你哩,你急甚么,刚才只是热热身,好戏才刚刚开始哦“,果然我还是没有逃脱被他们轮奸的事实。大叔说完就让淫三检查我的小穴,刚才已经多次高潮的我,小穴隔着丝袜一张一合,粉莹晶亮,淫三看着痴迷的说”哈哈,叔,今天真幸运啊,这是个好木耳啊,哈哈“,”那就给俺狠狠的操,今天你干屄我来操小妞的后面,俺们给她来个人肉三明治“,”好嘞,今天有福喽“,淫三拽着我秀美的大波浪披肩发,硬是将我拉了起来。我突然意识到难道我要被肛交、3P?,我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怎么会想到这些淫秽的词语,但事实果真如此,我被拉起来站在大叔和淫三中间,他们分别将我小穴和肛门位置的丝袜撕开个洞,挺着阳具跃跃欲试,我无奈被夹在中间,一双超薄丝袜美腿乱蹬乱蹭,可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,我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,任由他们鱼肉…
字数:7711
【全文完】